BP世界能源展望:产油国经济结构决定石油价格

中国经济周刊 2017/4/19 9:40:00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5期)

电动汽车数量的增长速度可能会超出预期,但其对于石油需求的影响幅度仍然有限。

“全球能源格局正在改变。传统的需求中心正在被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超越,在技术进步和对环境关注的驱动下,能源结构正在转变。我们的行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适应这些不断变化的能源需求。”3月30日,在《BP世界能源展望(2017年版)》(下称《展望》)北京发布会上,BP(英国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戴德立表示。

虽然预计未来20年非化石燃料将占能源供应增长量的一半,《展望》预测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仍将是拉动世界经济的主要能源来源,占2035年能源供应总量的75%以上,而2015年这一比例为85%。由于中国转向更清洁低碳的燃料,预计到21世纪20年代中期,煤炭消耗量将达到峰值。

未来20年

石油需求一半来自中国市场

《展望》认为,尽管在展望期内石油需求增速预期将逐渐减缓,但仍将以年均0.7%的速度增长。交通部门继续消费世界上大部分石油,2035年其全球需求份额仍接近60%。

但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在发布会上表示,“到21世纪30年代,石油需求最主要的增长来源将不会是汽车、卡车或飞机动力用油,而是塑料和织物等其他物品的生产,这些非燃料类的石油需求将会占主导地位。这一现象和过去相比的确是一大变化”。

根据预测,交通部门消耗量约占石油需求增长的三分之二。其中,由于全球汽车使用量翻了一番,汽车对石油的需求量由2015年的约1900万桶/日增至2035年的2300万桶/日,增加约400万桶。

2035年,全球电动汽车的数量将由目前的100万辆增长至1亿辆,约占全球汽车总量的5.9%,从而每日降低石油需求100万~150万桶。

但戴思攀认为,相比于那时全球1.1亿桶/日的石油消耗量而言,电动汽车所带来的石油需求减少,似乎并不会带来多大影响。他表示,电动汽车数量的增长速度可能会超出预期,但即便达到2亿甚至3亿辆,它对于石油需求的影响幅度仍然有限,不会在根本上改变格局。

“即使中国的电动汽车在未来20年快速发展,都不会对石油需求有太大影响。”戴思攀在发布会上表示,相比电动汽车,能效提高和出行革命,如自驾车、汽车共享和拼车,将会对石油需求造成更大影响。《展望》预测,从目前到2035年,所有石油需求增长均来自新兴市场,中国市场占一半。

低成本石油供应商

或对市场带来重大冲击

石油需求增速放缓与全球丰富的石油资源形成对比。《展望》推测,丰富的石油资源可能导致OPEC、俄罗斯和美国等低成本的生产商利用他们的竞争优势、牺牲高成本生产商来增加市场份额。

戴思攀认为,对石油市场冲击更大的因素将来自供给侧,全世界的石油供应非常充裕。

BP预计,从技术层面而言,全球石油可采储量达到约2.5万亿桶,而到2050年全球所有原油需求仅为这一数字的一半。因此,不必担心石油枯竭,但同时意味着一些石油将永远埋在地下。

“今天的(石油)市场很奇怪,低成本与高成本的供应在市场上都有位置。而在其他市场上,存在三四倍成本差异的供应,高成本供应早就被挤出去了。”戴思攀表示,过去20年,预期未来石油价格走高,很多低成本的产油国都在限产。未来,这种限产策略或被抛弃。“中东的OPEC国家、美国的页岩油生产者会利用自己的竞争优势增加产量,驱逐高成本的供应商,从而让低成本的供应商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这么做会对石油市场带来很大的冲击,改变石油供应格局。长远看会对石油价格、地缘政治产生影响,也会改变国际资本流动。”

但戴思攀同时表示,石油价格并不是由生产成本决定的,而是由低成本产油国的经济结构决定的,即需要什么样的价格,才有动力生产。“比如,沙特的产油成本每桶远远低于10美元,而当国际油价高于80美元时,沙特的财政才能够维持下去,否则就要进行经济改革。”

他认为,短期来看低成本产油国可以以很低的价格出售石油,这就意味着短期会出现财政赤字,甚至需要借债。但长远来看,这些国家以石油为财富,总会以低价卖出。

“最主要是看这些经济体是不是真正能够改革自己的经济结构,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这才是石油价格最重要的驱动因素。”戴思攀表示,像沙特有一个2030年愿景就是要实现经济结构改革,从而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但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只能一步一步来。

2035年天然气将超越煤炭

成第二大燃料来源

《展望》称,天然气需求的增长速度要快于石油或煤炭,年均增长率为1.6%。到2035年,其作为一次能源的份额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燃料来源。

“天然气是未来增长最多的化石能源。在供给侧方面,美国页岩气产量在未来20年会增长一倍。而在需求侧,工业部门、电力部门是需求主力,中国、美国、中东均为主要的需求来源国家和地区。”

在中国,天然气消耗量增长超过国内产量,因而到2035年,进口天然气占总消耗量的比重将从2015年的30%上升至近40%。在欧洲,天然气进口份额将从2015年的约50%上升至2035年的80%以上。

《展望》预测,到2035年,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将迅速增长,将占到天然气交易量的一半以上。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美国、澳大利亚和非洲的供应。由于当前开发的一系列项目正在进行中,这一增长的三分之一左右将发生在未来4年。

“LNG会完全改变全球天然气市场。”戴思攀认为,LNG船可以针对各个市场的价格变化调整目的地,从而对市场供应进行调整。在美国LNG增长的带动下,页岩气产量占天然气供应增量的三分之二。由于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供应增加,LNG增长预期会导致以美国气价为基准的全球一体化天然气市场的形成。当前与石油价格指数挂钩的天然气长期合同将会以天然气为参数定价。

BP已开启了多项战略调整。此前,戴思攀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在过去的5~10年,BP产量约60%为石油,40%为天然气。2015年,公司史上天然气产量首次超过石油产量。

“到2035年,天然气作为一次能源的份额将超过煤炭,而且成为第二大燃料的来源。这也是为什么BP正在积极布局全球天然气版图。BP在阿曼、埃及等区域都有天然气项目投产,到2020年天然气在BP投资组合中的占比将从50%增加到60%。”BP中国区新任总裁杨筱萍表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