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浙江篇】大通道上看开放

浙江在线 2017/3/29 21:11:00

浙江在线3月29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陈佳莹 通讯员 张勤 陈莹)从熙熙攘攘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到货物吞吐量全球第一的宁波舟山港,再到联动长江经济带的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近日,记者深入义乌、宁波、舟山等地展开调研,行进在义甬舟开放大通道的沿线城市,感受一个个战略支点的迅速推进,一幅浙江开放发展的新蓝图徐徐展开。

去年底《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规划》发布以来,这一大通道建设进展迅速,金甬铁路正式开工、义乌港宣布独立运营、国内首艘2万吨级江海联运直达船完成设计即将开工……按规划,在2020年,这条大通道沿线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比重将达45%,进出口总额占比超过60%。那么,当前大通道建设情况如何?沿线城市怎样加快融入这一布局?未来大通道又能在何种程度上引领新一轮开放?

补短板

能补出多少效益

“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向西联通‘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间勾连长江经济带,在地图上划出这三条经济带便会发现,这条大通道直接串起了呈H形的两大国家战略。”浙江海洋大学教授黄建钢告诉记者,要实现这一规划和设想,最为迫切的便是义乌国际陆港与宁波舟山港这海陆两大“桥头堡”之间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补上交通短板,从而实现“一通百通”。

那么,补上交通这块最大的短板之后,能带来怎样的变化?

一直以来,由于交通原因,作为中国最大小商品集散地的义乌,每年仍有不少出口货物需要通过上海港“走出去”,打通宁波舟山港和义乌国际陆港是浙江开放发展的必然之举。

“现在我们出口货物多是走公路到港口,如果金甬铁路开通以后,从义乌到宁波舟山港的货运里程将比现有铁路线减少近80公里,不仅速度提升了,相比公路而言时间更加可预计,成本也更低。”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从事玩具出口的金忠明告诉记者。

相对于义乌人,宁波舟山港这一国际大港对于补齐交通短板的渴求更为迫切。

“对于一个国际大港而言,自身基础设施的不断提升的确很重要,但其腹地是否足够广阔,腹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如何,则直接决定了其未来的发展空间。”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业务部副部长潘广为给记者分析,以金甬铁路开通为例,未来,以义乌为代表的内陆腹地物资则可以通过宁波舟山港由“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运往世界各国,从而全面拓宽宁波舟山港的腹地。

“每年,义乌拥有超过120万标箱的出口量,金甬铁路建成后,如果每天走10个班列,每个班列输送100个标箱,一年的量是36万标箱,即便如此,这也只占到整个义乌输出量的四分之一,可见加快对接义乌这一经济腹地的重要性。”潘广为认为,金甬铁路开通后,当前处于饱和状态的金甬高速将会得到释放,从而提升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吸引更多货物从宁波舟山港出口,从而进一步提升其国际大港的地位。

业已开工的金甬铁路仅仅只是一步先行棋。翻开规划可以看到,这条大通道将打造以义甬舟通道为主轴、海陆空多式联运为支撑、绿色智能安全为特征的集疏运体系。横向有以金甬铁路为代表的干线铁路和干线公路,畅通向西出境和向东出海双向开放通道;纵向有杭绍台高铁、杭温高铁、杭绍台高速等南北通道,向北连通环杭州湾、苏南地区,向南辐射浙西南和温台沿海地区;水上有杭甬运河三期和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开发工程,以提升水路运输能力;空中有宁波、舟山、义乌等地的机场扩建改造,推动空港物流与“一带一路”沿线航空物流业联动发展……

一体化

能提升多少效率

如果说补上交通短板是“大通道”的字面意思,那么交通背后的一体化发展意图则是这个“通”字背后的深层含义。

近日,《宁波都市区开放发展和一体化发展行动方案》即将公布,宁波都市区便包括宁波、舟山全域。

“在方案的指导思想里就表明,要强化宁波舟山‘发展共同体’意识,促进宁波与舟山实现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一体化发展。”在宁波市发改委财金外资处处长王善根看来,宁波都市区的一体化发展能让宁波、舟山两市形成合力,成为“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长江经济带的龙头龙眼、全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海上门户和世界级港口经济圈。

一体化发展这一理念不仅体现在宁波都市区的发展规划中,在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规划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其范围除包括舟山群岛新区外,还囊括了宁波市北仑、镇海、江东、江北等区域。“当前,行政区经济正被经济区经济代替,自成一体的经济正被开放经济代替。越来越多的重大战略在一体化发展理念下,突破体制机制藩篱,聚合优势统一规划。”黄建钢分析道。

究竟一体化发展能提升多少效率?带来哪些好处?

上周,宁波舟山港集装箱作业主力战场穿山港区迎来一体化整合运作一周年,对于一体化的好处,如今独立运营穿山港区的北仑第三集装箱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小波感慨颇深。“一体化后带来了两大变化。生产量得到提升,2015年,运营穿山港的两个公司一共完成集装箱吞吐量870万标箱,一体化后,去年吞吐量随即突破900万标箱;同时,一体化后公司组织架构管理人员精简,效率却不断提升。”

穿山港区的变化仅仅是一个缩影,整合发展后拥有一港十九区的宁波舟山港也是一体化发展的受益者。2016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9.2亿吨,增长3.5%,成为全球首个超“9亿万”大港;集装箱吞吐量增速也居全球五大港口之首。

此外,一体化发展更是大通道沿线地区突破体制机制藩篱的钥匙。

“过去,义乌的货物要到宁波港出口需要跨关区作业,企业要准备厚厚一叠纸质单证,经过打印、整理、核对、寄送等环节才能完成转关,耗时耗力。”义乌信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经理潘鹏云的经历背后,是大通道沿线海关分属杭州海关、宁波海关两大关区,检验检疫部门分属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和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现状。

当前,“两关两检”正在加快突破体制机制藩篱。杭州海关优化通关流程设计,实现转关作业无纸化,提高通关速度;宁波海关则借助安全智能锁、跨关区物联网监控等,使口岸与腹地“无缝衔接”。

“未来,我们希望实现的是‘转关如转厂’,在义乌报关后,货物直接上铁路,铁路的运行时间是可预计的,我们在港口得到消息后,可以直接准备相应货物的配载工作,这样就能大幅提升效率。”潘广为说。

大通道

能带来多少增量

“‘一轴多联’的综合交通网络建成后,必然会带来城市的专业化。”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研究员秦诗立表示,过去由于交通不便,每座城市往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农业、工业、贸易齐上阵,而当交通提速之后,便可以一心一意走专业化发展之路。“例如义乌,最大的优势就是市场,应该牢牢抓住国际贸易,与周边制造业发达城市真正形成产业优势互补,也只有城市实现专业化发展之后,才能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

正如秦诗立所分析,随着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的不断推进,沿线城市“各显神通”,正通过突出自身特色,积极对接大通道建设,发掘新的经济增长点。

金义都市区利用市场这一原有优势,重点培育电子商务及现代物流、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积极推进金义综合保税区,和阿里巴巴菜鸟·金义电子商务新城等大项目合作。“3月29日,我们菜鸟金义电商产业园就要开业了,根据义乌市场的特色,我们重点吸引金华、义乌地区的优质中小商家来电商园区集中孵化、集聚发展,以培育新的增长点。”菜鸟网络相关负责人表示。

宁波梅山是大通道建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座一度配套落后、财力单薄的小岛,如今国际物流、海洋金融、休闲旅游等产业遍地开花。当前,梅山保税港区2期集装箱码头6号至10号泊位正在加快建设,而去年全省首个专用汽车滚装船码头的启用,也让港区内汽车进出口产业获得发展先机。

“去年吉利汽车出口2.15万台,今年计划出口2.8万台,约2.5亿美元。”走在吉利汽车春晓基地总装厂内,基地总经办主任赵松告诉记者,“吉利汽车的大量出口均经梅山港区,自从滚装船码头启用后,过去产品从出厂到上海港有近500公里,而如今我们出厂到梅山港仅有12公里,效率和成本的节省显而易见。”

在舟山,国内首艘2万吨级江海联运直达船完成设计即将开工,舟山江海联运发展迈上新台阶。“过去十几万吨的大船到海港后,通过千吨级的货船运输入江,再由小船跑几十趟把货物送到长江边的码头。层层分解的物流运输方式无疑会使得成本层层攀升。”舟山市港航管理局江海直达船型研发组组长俞展伟告诉记者,长江沿线对铁矿石和粮油等资源类产品需求巨大,随着江海直达船型设计建造的不断突破,未来货物可以减少转运次数,降低物流成本,直接带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

当前,沿线城市正在资源聚合、优势蓄积的过程中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将有利于加快形成新的经济增长极。”黄建钢表示,建设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对内可以通过提升宁波和金义两大都市区发展能级,吸引人才、科技、金融、商务等高端要素集聚;对外可以通过深化区域合作,打造全球一流的现代化综合枢纽港、国际贸易物流中心,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