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策划新版昆曲《白罗衫》:这戏有希腊悲剧重量

澎湃新闻网 2017/3/11 16:48:00

《白罗衫》海报

3月10日晚,新版昆曲《白罗衫》由苏州昆剧院在北京大学首演,之后将会在全国多所名校巡演。该剧由白先勇担任总策划、昆曲艺术家岳美缇任导演,两位艺术家以及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在演出前一天还参加了该剧的新闻发布会。

“真正的悲剧”

《白罗衫》原为清代无名氏所作,是个因果相报的故事:明代兰溪知县苏云偕妻郑氏赴任,为水寇徐能所劫,徐缚苏投江中,掠郑归。徐能弟徐用暗释郑氏,郑于途中产一子,裹以罗衫,弃于道,遂入庵为尼。徐能率众追赶,得其?,抚为己子,取名继祖。苏云亦为人所救,于乡间为塾师。十余年后,继祖为监察御史,郑氏来诉冤,所告者即徐能,苏云亦得神示,投状于林都御史。继祖自老仆姚大处得罗衫,已疑非徐能子,会徐能至署中,令?擒而诛之,复以罗衫为记,全家团圆。

《白罗衫》剧照。许培鸿摄

新版《白罗衫》编剧张淑香评价《白罗衫》原著:“主角的身世,线索全在一件白罗衫,结局一如所有典型公案剧,总是顺流直下,同时报仇雪恨又庆团圆。这种简单的千篇一律,人物扁平,永远是善恶二元对立,无法深入探讨复杂的人性,只有外在躯干,缺乏内在灵魂。”她基于自己对人性的理解,于《白罗衫》中发现“真正的悲剧”:“新版《白罗衫》大幅翻变原著的主题,改而定调在父与子、命运、人性、救赎、情与美的聚焦点。”

《白罗衫》总策划白先勇认为昆曲的美学关键在“情与美”,“我觉得这出戏有希腊悲剧的重量,同时又有很深刻的?性考验。昆剧的生旦戏、爱情戏,外人很容易接受,而《白罗衫》不同,讲的是亲情下情与法的冲突,考验的是中国儒家社会里的父子伦理。”

在演出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白罗衫》总导演岳美缇也提示观众“真正的悲剧在最后?场,一个非常优秀、非常追求真理的年轻?,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父亲和罪恶,他的立场和斗争是震撼人心的。白老师也很坚持,说‘戏就在这里’。”她还提到传统的《白罗衫》昆曲剧本只有两折,“除此之外的其他戏我们要重新捏出来,并且要原汁原味,与原来的风格统一。最麻烦的就是结局,《白罗衫》之所以不能传下来,就是它的结局太弱了,今天如果那么演,没有人要看,也不会打动我们的观众。所以白老师和张老师就在最后?场动了很多脑筋。”

“艺术是磨来磨去”

白先勇给昆曲新版《白罗衫》的创作过程做了一个有趣的总结:“艺术是磨来磨去,所以叫水磨调,磨得光光滑滑的。”他解释道,“艺术家合在一起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坚持。我是门外汉,对昆曲美学有直觉的了解,像岳美缇老师是昆曲大家,张淑香老师对古典文学有独到的见解……?家观点都不?样,为了剧本细节开了无数次会,也争得面红耳赤,但碰撞出的结果很好。最后还是要观众做裁判,看能不能打动观众的心。”

《白罗衫》剧照。许培鸿摄

《白罗衫》剧照。许培鸿摄

昆曲名校行,传承与研究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在演出前一天的发布会上分享了昆曲在北京大学近百年的历史:“最初是蔡元培先生把吴梅先生和其他一些昆曲艺术家请到学校,俞平伯、林焘等先生也都跟昆曲艺术家们一起探讨昆曲剧本、唱腔、表演。到今天北大的京昆社也很活跃。”

《白罗衫》剧照。许培鸿摄

白先勇认为在大学传播昆曲的旨趣是“以昆曲为媒介,让大学生重新发觉传统文化的美”,“虽然昆曲有近600年的历史,但我们希望它也能符合21世纪年轻人的审美,所以我们努力把深厚传统跟现代结起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